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強制女僕化

翻譯已取得作者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圖片請到作者pixiv觀看

作者:皐月紫龍

強制女僕化

具有歷史性的 別墅一角。
一位身穿酷似這間別墅女僕的人物正掀著裙子,向年輕的主人懇求著。

那臉因為羞恥而通紅,一副彷彿就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可,可不可以不要命令我做這樣的事了敏明大人
「呵呵呵。不可能的。啊啊,這實在太有趣了。沒想到囉哩八唆的垃圾老爸,竟然能變得如此聽話」
現在的別墅之主,伊藤敏明,看著從頭到腳都改頭換面的『爸爸』,邪惡地笑著。

日前,書念不下去的敏明跑到圖書館打發時間,偶然發現到密藏於別墅中的古怪書籍。
那本書記載著能改變人的外表,並聽從於自己命令的咒語,也就是世間所謂的禁書。

敏明對一直以來強迫他讀書的老爸使用了咒語。
咒語立即生效。
父親強壯的身體變得矮小、女性化,並穿上了敏明妄想中的女僕裝。

變成了女僕少女的爸爸想要訓斥敏明,卻因為身體被咒語所限制,沒辦法說出自己想說的話。
不光如此,還淪落到成為凡事都給聽從敏明命令的乖巧女僕。

「穿上這件女僕裝的感覺如何?柔順的感覺穿起來很舒服對吧?」
「很舒服。敏明大人
與男生的衣服截然不同的,細緻光滑衣服。與短到靠不住的裙子。每動一下便能體會到自己已經變成了女僕的實感。
高跟鞋也是第一次穿,沒辦法好好站立。

「呵呵呵。怎麼樣?要不要自己揉揉看自己豐滿的胸部」
「好的。敏明大人
自己被迫揉著男生所沒有的,巨大的肉團。
羞恥,痛苦與快感讓女僕的臉皺成一團。

「啊哈哈哈。太有趣了。妳真的是之前那個垃圾老爸嗎?好,稍微解除一下限制吧」
敏明使用了解除語言限制的咒語。
女僕張合著嘴巴,確認到自己可以任意說話後對著敏明叫到。
「敏明!你為什麼要對我做這樣的事情!我要跟你斷絕父子關係!給我滾出去!」
女僕竭盡所能的威嚇著,但由於聲音太過可愛,敏明聽聞不禁大笑出來。

「斷絕父子關係,滾出這裡是嗎,哈哈哈哈!現在我才是主人。要趕誰出去都要聽我的。你只不過是個女僕,反倒是妳膽敢頂嘴,應該把妳趕出去才對」

「敏明你這個混蛋。後果會怎樣我可不管!那本書,可不能隨便亂用你知道這會惹來多大的災禍嗎!」
「你很吵耶,垃圾老爸。好,時間到了。回到原本女僕的性格吧」

敏明吟唱咒語,再度限制住女僕的話語。
男生的言行全部被過濾,沒辦法再說出自己想說的話。又變回成乖巧聽話的女僕。
「嗚嗚!……敏明大人相當,對不起。」

敏明瞧著變回乖巧女僕的老爸,摸索著接下來要使用什麼咒語。

2017年12月8日 星期五

Gnow Grave『人偶-幸福的暗轉、終焉的信念-』Ⅷ


翻譯已取得作者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圖片由於沒有取得授權, 請到原文觀看

Gnow Grave『人偶-幸福的暗轉、終焉的信念-』Ⅷ
作者:村崎色


結依的『人偶』被交到了綾鷹的手上。
綾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人偶,絲毫不顧慮周遭視線,只是下流地呵呵笑著。搖擺著肩膀展示著愉悅,遊玩著結依纖細的手足。

「這手,這腳,還真苗條啊。還有這個胸部……全部都是我的了……
「哈…………綾鷹……

我喘不過氣,痛苦地把手伸向綾鷹。

「你看,這個『人偶』!她就是結依本身喔!」
「啊……『人偶』……

『人偶』是神明靈魂的器皿。得到了結依『人偶』的綾鷹,高傲地和我說著。他到底要向我的女朋友,我的青馬竹馬,結依做些什麼,得從綾鷹那邊把她給要回來才行。

「還給我……把結依還給我!」

即使我現在狠狠瞪著綾鷹,對他來說也根本毫無意義。對於現在處於興奮極佳狀態的綾鷹來說,我只不過是螻蟻般的存在。
超越強氣的瘋狂。綾鷹在我的眼前是如此的龐大。

「還是這麼高傲啊。不過別生氣。我現在就讓你看個有趣的東西」
「什麼……?」

綾鷹在俊太郎的面前把結依的『人偶』朝向自己。然後用著自己肥厚的短指按上結依『人偶』的鼻子。
隨後綾鷹的外表開始出現變化。臉漸漸的變小,同時全身也開始變化著。
結依『人偶』的外型逐漸崩塌。朝著綾鷹的樣子開始同化著。
綾鷹的身體開始越變越小。充滿脂肪而鬆弛的杜子與腰圍也明顯地消下去。肥短的手指也配合著體型變得又細又纖長。腳趾也和手指一樣變為一樣的大小。
原本比我還高大的身形也開始變矮,過不了多久綾鷹便變得比我還矮。隨後胸部開始豐滿起來,穿上女生的洋裝,結束了變身。

Gnow Grave『人偶-幸福的暗轉、終焉的信念-』Ⅶ


翻譯已取得作者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圖片由於沒有取得授權, 請到原文觀看

Gnow Grave『人偶-幸福的暗轉、終焉的信念-』Ⅶ
作者:村崎色


「結依!妳去哪了!?」

我從後山追了出來,但是結依已經跑得不知去向。是已經先下山了呢,還是已經穿出樹林下到街道了呢,此時也不得而知了。
但是結依要去的目的地我是知道的。是『人偶保存會』的集會所。

「不對……是『MC人偶保存會』才對。跟我知道的不同,只是個名字相似的冒牌組織!」

兩個『人偶保存會』,不僅把我搞得團團轉,還讓結依悲痛欲絕。我早應該發現的。如果早一點解除誤會,我就不會失去結依了。

……都怪我剛才怎麼沒有把結依攔下……。該死!」

責備過去的自己也於事無補。如果再不趕快把結依找回來的話一切就完了。
會讓我這麼想的,是來自於胸口的煩躁。
我有股不祥的預感,可能會再也見不到結依……

「!?綾鷹!?」

在深夜時分我在街上遇到了剛力綾鷹。我一拳向正要向我打招呼的綾鷹身上,把他倒在地。

「你幹嘛啊,俊太郎!你這混帳!」
「你以為一拳就能消滅我心頭的火嗎。你該感謝我只給了你一拳」
「什麼!?」

我怒火中燒地挑釁著綾鷹。這些混帳, 即使讓我打了幾拳,也不會讓我對『MC人偶保存會』的憤怒輕易緩解。
但是眼前還有別的事情要做。

「把我帶到你們的集會所」

我抓著綾鷹的胸口強硬地說著。綾鷹也剛好是外此而外出的。剛好等會有個集會。
我跟在綾鷹後面走去。
被帶往的地點是,上學會經過的神社境內。我小時候曾經在這間神社裡遊玩過。但是我並不知道現在這所神社裡,已被從沒見過的男性們給佔據了。
黑暗的集會所,正如其名,那就是個這樣的地方。

「我們到了,進去吧」

2017年12月7日 星期四

Gnow Grave『人偶-幸福的暗轉、終焉的信念-』Ⅵ

翻譯已取得作者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圖片由於沒有取得授權, 請到原文觀看

Gnow Grave『人偶-幸福的暗轉、終焉的信念-』Ⅵ
作者:村崎色


當俊太郎來到結依家的時候,太陽已經開始下山了。沒想到認到放學後才來竟然會弄得這麼晚,時間也過得太快了吧,俊太郎這麼想著。
按下了玄關的門鈴,出來應門的是結依的媽媽麻依。

「哎呀,俊太郎,好久不見」
「您好」

麻依露出一如既往的笑臉,讓俊太郎『沒有懷疑的餘地』。畢竟身為結依青梅竹馬的俊太郎,也和麻依相處很久了。
急忙向麻依詢問結依的情形。結依應該是臥床一整天了吧,不過能不能碰面這點還是要問。從之前的電話就可以得知結依不僅是身體,精神上也很勞累。如果現在也是如此,俊太朗想要和她相會傾聽她的煩惱。
身體不舒服不光是休息,有時也要有哭訴對象才能治癒。

「那個,結依的病情怎麼樣了?」
「病情?」
「沒錯,我聽說她生病了」

(圖)

「結依還沒有從學校回來喔?」

聽到麻依的回應,俊太郎突然差點全身軟倒。
但是看著麻依笑笑地回應,俊太郎不覺得她是在說謊。
如果是這樣的話,說謊而離家的——就是結依了。

……還沒有回來?」

有好好去上學的俊太郎知曉結依的缺席。話對不上,感覺不太對勁,俊太郎察覺到結依遇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真的……真的不在房間裡嗎!?」
「嗯?你沒有在學校碰到結依嗎?」
「啊,沒有……

對於麻依的反問讓俊太郎感到害怕。自己到底在擔心著什麼,話題對不上所產生的不對勁,催促著俊太朗要趕快離開這裡。

「她有沒有說回來時要順便去哪裡?」
「不知道。到底去了哪呢

俊太郎知道了結依沒有透露行蹤給麻依之後,離開了結依的家。
俊太郎為了找結依,在鎮上奔走著。

「你加入『人偶保存會』?往後我們一起加油吧」

離開家門時不時會聽到的勉勵話語。
今天不知道聽了多少次,俊太郎也開始感到不耐煩了。
自從加入了大家口中的『人偶保存會』,自己的周遭出現了變化
這時,俊太郎才開始抓住了到底哪邊發生了不對勁。。

2017年12月6日 星期三

Gnow Grave『人偶-幸福的暗轉、終焉的信念-』Ⅴ



翻譯已取得作者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圖片由於沒有取得授權, 請到原文觀看

Gnow Grave
『人偶-幸福的暗轉、終焉的信念-』Ⅴ
作者:村崎色
原文:http://blog.livedoor.jp/murasaki_siki/archives/52325863.html



從早上開始我就陷入了絕望
過了一晚我變得無法相信媽媽,無法相信妹妹。
沒有家人能站在我這邊,所以我打算一早離開家門開始逃家的旅程。
我沒有要回去的打算。我已經計畫好要離家出走了。
錢的話打工就有了。只要不要過得太奢侈還是能過活的。
問題是要住哪裡。如果能找到便宜的住宿也能減少不少支出。
能省則省吧,此時我腦還中浮出這世界上唯一能求助的人的臉

「俊太郎......

破破爛爛的心靈呼喚著他的名字

「我只剩下俊太郎可以依靠了......救救我,俊太郎......

我跟他說明情況的話他一定能理解的,我知道俊太郎是個不會對困擾的人見死不救的人。
比起自己的慾望更喜歡為了他人而行動,我就是因為這點喜歡上俊太郎。
我決定在日出之前離家出走,並決定不再回這個家了,這個家已不是那個我所熟知的家。
芽依和媽媽已經成為了別人,我神經可沒有大條到能在不認識的叔叔包圍下生活下去。
我決定把回憶與記憶留下,離開這個家。

「再見了......我的家」

2017年12月2日 星期六

人生計畫書

靈感來自於最近觀看的動畫-狂賭之淵中的人生計畫書
想像著如果可以交換人生的話,會產生什麼樣的劇情
既然有了構想就來久違地寫篇文章吧
然後應該要有插圖,所以買了一套cm3d2開始從零摸索
因此誕生了這篇文章,這裡提供試閱給有在跟隨網站的觀眾優先欣賞。
歡迎留下任何感想或建議

----------------------------------------


「葫蘆
「太可惜了,我的是同花順!」

碰地一聲,少女軟倒在身後的椅子中,臉上滿是不敢置信的表情,隨後而來的是滿滿地絕望

……

場景位於一間古色古香的房間中,桌椅由高級紅檜所組成,空間淡淡地飄著紅檜的香氣,位於房間中賭桌旁,少女軟倒在椅子上,而賭桌的另一側則站著一名優雅的男士,收拾著手邊的文件。

「你作弊!我手上有著9的葫蘆,你要湊到含9的同花順機率低到不可能,這局不算!」
「妳有什麼證據證明我作弊?牌是發牌機洗的,發牌機發的,我完完全全沒有動手腳的可能」
可是
「沒什麼好可是了,我現在給妳兩個選擇,一個是我們強迫妳交出籌碼,一個是妳乖乖跟我來,如果妳配合我們,之後有機會時,我們會優先讓妳選擇」

少女話還沒說完,男士便打斷了她的話。

「回應是?」
我跟你走就是了
「謝謝妳的配合,未來有機會,我們會讓妳優先,跟我來」

男士推開了門,比了手勢要少女跟上,少女臉上滿是不甘與懊悔,但無論是哪個選擇都不會改變賭局的結果,雖然不知道服從能拿到什麼好處,但對於失去一切的她,有什麼好處她也拿不到了吧。

男士順手帶上了門,賭桌便自動開始運作起來,整理著散亂的牌與籌碼,男士這邊的籌碼眾多,數十疊疊成小小座的籌碼小城,一枚籌碼幣值至少十萬元以上,而少女這邊的籌碼只有少少的一枚,上面寫著人生,光就籌碼數量上來看,這是樁對男士相當不利地一場賭局,但就價值上來看,少女的人生價值也許可以與幾千萬相比擬,畢竟人的一生就是要花這麼多錢。
賭桌持續在運行中,不過令人訝異的是剛剛男士攤在桌上的同花順不知何時變成了5張雜牌,隨後便被吸進了賭桌的吸牌孔中,排放至垃圾桶裡,而原本的空槽則被至換上了一副新的牌組。
賭桌清掃完桌面之後便靜止下來停止了運作,而沒有人看到這一切。

......

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與痴女交換身體

翻譯已取得作者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作者:つぼっち


我還記得那天是我沒日沒夜忙了三天三夜後的晚上,
由於被工作壓得喘不過氣,讓我想要打一槍抒發一下,
所以回家時我想著順便到風俗店一趟。

但是身為政治家的我如果被別人發現上風俗店,
肯定會上頭版頭條,
風波之後還會越演越烈,最後讓我至今累積的信用蕩然無存,
唉,還是回家自己DIY

正當我這麼想著時

「這位大哥!」

冷不防地有人找我搭話
看往聲音的來源,那裡站著一名胸部與腿露出大片肌膚的年輕女性
看到如此養眼的服裝,我的下體不禁起了反應。
我吸了一口氣

「嗯,有什麼事嗎?」

我裝作鎮靜地回應。

「這位大哥,就是,人家錯過了末班車,然後現在沒什麼錢。找不到地方住

女性露出困擾地表情凝視著我。

「我知道這麼唐突會造成你的困擾,但可不可以借我點錢讓我能找個地方留宿」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們可以一起住,然後用我的身體支付……

女性把露出度高的胸部靠在我的手臂上。這從天上掉下來的好機會,該不會是其他政治家策畫出的桃色陷阱我如此思考著,但是貼在我手臂上柔軟的胸部和嬌滴滴地聲音讓我按耐不住了。

「說得也是,還錢也要花不少精力,不如

我成功地不說出關鍵字而傳達了意思。

「太好了!那麼大哥,我們上旅館吧!」
我被那位女性拉著進到了附近一間有著粉紅色霓虹燈的旅館裡。
在櫃檯辦好手續,我和女性一起進到房間,這期間我注意著有沒有人在偷拍,進到房間時也確認窗外有沒有人影,不過都沒發現到任何可疑的狀況。
看來這位女性真的是遇到了困難了呢,這讓我安心了不少。

「呵呵,這位大哥接下來有什麼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