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0日 星期五

皮剝丸夢譚(後篇)

翻譯已取得原作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非經同意不得轉載。

作者:teru
原文:http://tsfteru.x.fc2.com/SS/m28-01.html


『皮剝丸夢譚』


3・一切塵歸於土

遠方傳來人聲吵雜的聲音……就好像以前看大河劇到高潮時,大家圍在一起七嘴八舌談論一般的情景……

我稍微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躺在一間昏暗的房間中。
這裡已非剛才嘻哈喧鬧的神社,而是寂靜無人的房間……

「嗯?這裡是……
我翻開棉被坐了起來,看著四周。
這裡似乎是早上來過的秋奈房間。

「哎呀,清彥醒了嗎?」
秋奈媽媽注意到房間中有了動靜,拉開紙門進來點起了燈。

「啊,秋奈媽媽?那個,我……
「太好了。我馬上去叫秋奈爸爸過來,你稍微等一下喔?」
說完便馬上離開了房間。

我低頭看著自己的模樣,似乎是被換上了和式的睡衣。是在我睡著時換的吧。牆壁上則掛著我失去意識前所穿的巫女裝。

「我就是穿著那個跳舞的啊……

一回想起來還真令人害羞。因為汗水浸濕而透明的白衣,前端透著我胸前的突起,而微風則輕輕刮著我袴下光溜溜地下體……
還有好幾位色老頭還色瞇瞇的看著我……

公主的情感於跳舞之時流進了我的思緒。由於跳舞當時我正一片混亂所以沒注意到那些情報的流入。那大概是我前世的情感……

奇怪?
明明流了這麼多汗巫女服怎麼還這麼乾淨?洗過了嗎?就算現在是夏天,有那麼快乾嗎?

「清彥,你醒啦」
正當我準備確認巫女服想要站起時,秋奈爸爸進到房間裡來。

2018年4月10日 星期二

皮剝丸夢譚(前篇)


翻譯已取得原作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非經同意不得轉載。

 

作者:teru
原文:http://tsfteru.x.fc2.com/SS/m28-01.html


『皮剝丸夢譚』


1・自由的兩人

我準備好早餐,把味噌湯盛進木碗後,搖了搖床上的棉被團。


「秋奈!早餐準備好囉。快點起來!
「嗚~嗯,在5分鐘……
棉被團如此回應。

「快點起來,味噌湯要冷掉了。妳想要糟蹋我做的早餐嗎?」
說著我把棉被扯了開來。

「惡魔!一說到吃飯,清彥就變成了無情的惡鬼」
穿著睡衣的美女身體捲成一團,怨恨地仰望著我。

「誰是惡魔啊?已經8點囉?睡也睡飽了吧?我為了妳的任性特別把飯菜從廚房端過來,妳卻說我惡魔?」

「人家就是想睡嘛」
說著慢慢吞吞地上了床,一臉睏意地坐在玻璃桌前。

「先去洗把臉」
「去洗臉的話,清彥特別做的早餐就冷掉囉?」
說著把空碗遞了過來。

「還真是散漫啊」
我輕輕地嘆口氣,把飯添進碗裡遞給秋奈。

「清彥是個家事萬能的老婆,所以老公我可以安心地在家發懶喔?人家還真是娶了個好老婆」
秋奈喝著味噌湯,邊笑著說。

「誰是妳老婆啊」
「哎呀?這可是我家喔?跑進來泡在我家的可是清彥喔?不是說好讓你負責所有家事,來當作你可以窩在這裡的條件嗎?」

「是是,我知道了」
說著我伸出筷子夾了塊醃蘿蔔放進嘴裡,喀擦喀擦地咀嚼著。

是的我是寄宿於秋奈家的貧窮大學生。來到中部的地方都市讀大學,入學之時租了個附近的公寓。於3年前認識了同為一年級的秋奈,兩人意氣相投,2年前我便開始寄住在這裡。

順帶一提,兩人都還年輕,肉體關係當然是生活便飯。

2018年4月4日 星期三

皮剝丸異譚(後篇)

翻譯已取得原作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非經同意不得轉載。


作者:teru
原文:http://tsfteru.x.fc2.com/SS/m28-01.html

『皮剝丸異譚』



3・復仇者

目標一.由佳里

我那天,坐於旅館酒吧的吧檯上,物色著男性。

先幾天,我才榨乾了從鄉下來的傻男人的錢,現在正找尋著新的獵物。

「如果那個男的從頭到尾都對於我的悲慘身世深信不疑的話,可能還比較幸福吧,都因為跑來要回自己交出的錢,才會被浩史給狠狠揍一頓啊。最後還被我踹倒在地……
一想到那時俊秋灰頭土臉的表情,我便呵呵一笑。

「雖然從那男的身上榨了不少錢過來……那些錢也差不多要用完了。如果不給浩史錢的話,那傢伙就會跑去找別的女人了」
得先找個有些閒錢的男人才行…….

「不好意思。給我一杯柳橙汁」
回過神來,附近的吧檯來了一位大叔,點了一杯果汁。
來酒吧喝果汁?哪來的笨蛋?

我側眼瞄了瞄那男的,從他身上簡便的服裝推斷,年紀應該和我的父母差不多歲數。
身上只帶了一只小型包。
是走到上不接下氣才進來歇回兒的大叔嗎?他這身打扮與酒吧稍微有些格格不入。

從那個小型包中傳出了音樂。
那男的慌慌張張想從包包裡拿出手機,卻把包包不小心掉到地上。
唉,真是個傻大叔……

不過,我從包包的開口窺視到裡面裝著鼓鼓的錢包。仔細一看,包包裡面也有著不少鈔票捆。說起來,那只包包不也是個名牌包嗎?這個大叔,來者何人?

「啊,嗯。是我。完事了。我已經拿到了錢。沒辦法啊。對方不匯款啊。是不想留下交易的紀錄吧。嗯,我會搭明天的新幹線回去。外遇?啊哈哈,我才沒有外遇呢。也不可能外遇。我等一下就要睡了。嗯,妳就相信我。我可不常因為女人而壞了事喔?嗯,嗯,我沒事的」
說完便掛了手機。

根據談話內容,似乎是個為了進行無法上檯面的交易而來收款,從鄉下來的商人啊。而且過去還好幾次栽在女人手裡的色老頭。……呵呵呵,這不就是鴨子背了蔥上門嗎?幸好我包包裡還有從醫生那拿來的失眠用安眠藥……

我站起來走向那男的旁邊。
「我可以坐你旁邊嗎?」

2018年3月21日 星期三

皮剝丸異譚(前篇)


翻譯已取得原作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非經同意不得轉載。

 

作者:teru
原文:http://tsfteru.x.fc2.com/SS/m28-01.html



『皮剝丸異譚』




1.過錯的代價

觀迎光臨,請問一位嗎?
我為來到吧檯的一位年輕女性遞上濕紙巾。
從這位女性的穿著與年紀來看,不像是會來到我所經營的這座居酒屋的類型。

「嗯,不行嗎?」
那位女性坐到吧檯最邊邊的角落,手提著手提包抬頭回應,那張臉面容姣好,看上去就是個美人,這座位於郊區的居酒屋實在是配不上她。

「沒這回事,只不過像我們這種居酒屋,單身女性會來可是相當少見的」

「是嗎?我只是剛好在找人。今天也找了相當多的地方」
說著,面露憔悴地低頭嘆氣。

「喔,找人嗎。那有找到嗎?」
「找到了,不過晚了一步。今後該怎麼辦呢……
女性如此說著,便開始憂鬱地沉思起來。

我端上她所點的飲品後,轉向接待其他客人。


平時我兒子紀善會來店裡幫忙,但碰巧今天是他朋友的結婚典禮所以不在,今天我一個人要做兩人分的工作,讓我忙得不可開交。

如果妻子還在的話,應該能輕鬆不少。但妻子因為病疾已於15年前離開人間。
當時,光靠我一個男人一邊經營著居酒屋.一邊養育只有國中生的兒子長大,兒子也時常來廚房幫忙,並也在前陣子成為能夠獨當一面的廚師了。

「如果紀善能娶個老婆來的話,應該能鬆鬆不少吧…..話說他怎麼還是單身啊。至少給我在今天的二次會認識新的女孩子啊,這樣下去我要什麼時候才能抱孫子啊」
我收拾著桌上的空盤發著嘮叨。

我希望有朝一日能把店託付給兒子,含孫弄飴。看來是沒機會了……

2018年3月11日 星期日

皮剝丸奇譚

翻譯已取得原作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非經同意不得轉載。

如果有錯漏還請在下方留言告知,感謝您讓文章變得更完善。

作者:teru
原文:http://tsfteru.x.fc2.com/SS/m28-01.html



『皮剝丸奇譚』


1.邁向野望的序曲


從某座古城的內部,傳來這樣的對話……

「父親大人,您叫我嗎?」
「歸蝶啊,汝之出嫁地已經決定好了」
父親大人滿臉笑容地看著我如是說。

「齁齁?是甲斐嗎?還是越後?亦或是近江?」
自己的出嫁之地啊……心中雖然早已做好總有一天會來的覺悟……

處於戰國時代的現在,女人被當作政治利益交換的道具可說是理所當然。事到如今才在抱怨這不好,那不好,也無法改變自己將淪落為道具的事實。女人就該被嫁到指定處當人質。這在現今早已經是常識。
但是我的父親,道三,眼光可沒有短淺到,只把女兒我當作不會說話的道具來使用。

不如說我才反倒對於要懷柔哪個勢力,或是要讓哪方勢力自取滅亡感到期待。
作為女人的我的戰鬥現在才要開始,雖然無法直接帶兵出征有些可惜就是。

「妳的出嫁之地就訂於臨邊的尾張」

「尾張?都現在這個局面了,您選擇尾張?」
「汝對於尾張有何不滿?」
對於我臉上露出不甚滿意的表情,父親大人面帶笑容地詢問。

「那裡的領主,織田信長的愚笨,連我都有所聽聞。況且,對他抱持不滿的同胞也為數不少。置尾張於不管讓它自取滅亡不是甚佳?」
「事情可沒有如預想般簡單。況且棄這麼大的領地於無故也實甚可惜。如果我們坐以待斃,有半數的領地將會被今川取走喔?」

「讓我嫁給信長的目的就是為了滅亡之際,讓部分土地流向美濃?」
「這樣一來我們就有了扶持信長的大義名分。於尾張內亂之實,假以聲援女婿殿之名派兵於尾張。僅是,內亂期間,信長殿將因事故而戰死」
父親大人如是說著,闔上扇子遮住嘴角竊笑著。

「原來如此。奴家知道了」
我與父親大人對望,同時也笑了一笑。

「只不過,汝的父親可沒有悠閒等到這自然而起」
「是要奴家盡快?」

「不問手段。以防萬一讓我借有趣之物於汝吧」
說著從懷中取出一本短刀至於我的面前。

「這不是匕首嗎?是要奴家用此刺向女婿大人?」
我拾起至於身前的短刀,拔刀出鞘。繡有奇妙紋路的不滿兩吋短刀現身於前。

「可別疏忽觸摸到喔?汝之皮可會被剝下的」
「皮會被剝下?這難道是父親大人里中一族的某人所打造的呪具其中之一?」
我盯著刻有詭異紋路的刀刃詢問著父親。

「沒錯,正如所想。汝看好」
說著父親接過我手中的短刀,於手腕上畫上一圈。

「咦」
我入迷於眼前的光景。畫於手腕一圈的切口沒有流出一滴血。
父親隨後一手握住指尖拉扯,整之手掌如同脫手套般連皮一起被扯下了。
於後出現的是,父親無皮無指甲的桃色手掌……

「父,父親大人。您不會感到痛嗎?」
「不會痛。這就是這把皮剝丸的呪力。能將人的肉與皮分離。對於皮被剝下的肉身沒有害。更甚者,被剝下的皮仍有生命」
說著右手拎著剛被剝下的左手的皮。如父親大人所說,皮如同有生命般繼續蠢動著。

「這是?」
「皮為了自己存活渴求著肉身」
說著父親大人便把桃色的指尖輕點於皮之上。皮便有如要將手吞噬般,一點一點地將其包覆‧不一會兒皮和手便融為一體,接口或是傷痕也一同消失了。

「還真是造出了一把令人聞之喪然的呪具呢?那,要奴家要作何用?」
「不了嗎?目光只放於一指手腕實在太小看這能力。如果把人從頭到腳劃開的話便能剝下全身的皮。如果,於尾張遇到偉反汝之計畫的人,就使用此奪取該皮囊。使美濃使從之一穿之,剩下的不用明說吧?」

「聽命於奴家的尾張之人便誕生了呢」
我察覺到父親的意圖,也揚起嘴角。

更甚,與我的部下替換的尾張之人送還於美濃,又能從其身上探得尾張的情報。不加一會,尾張的傻蛋周圍早已安插滿我的部下。
這主意也是相當有趣。

「這呪具與其他呪具一同有施有唯有吾里之人才能用的呪,只不過汝有才能,即使身於里之外也能夠得心應手,不必擔心」
說完便把皮剝丸置於我的面前。

「傻蛋是否同世間輿論般傻,亦或那份傻只是有才之人隱逸於世的假面,就讓奴家一探究竟吧」
我接過皮剝丸心底微之一笑。

尾張的傻蛋將成為我的夫婿。是個怎麼的男人?期望至少是個與傳聞不同,深謀遠慮的男子就好。

期望與同父親大人誕生於隱里,作為我表哥的光秀大人一樣就好了……
早先一群有才的陰陽師、咒術師、藥師等人因拒絕向權力低頭,而被趕出京之都苟活於隱里,歷經好幾世代,星辰變換,父親大人誕生於里。

但是,父親大人不滿一生只能隱居於里,離開里憑藉其才能成為一國領袖。為了讓里人再度回到京都……

另一人便是同樣離開村里,縱貫巡察世界情勢的光秀大人。多次造訪父親大人的城,其充滿知性理性的身姿也是我所憧憬的對象。

「如果要嫁,能嫁作才華如他的人就好了。不過,這只是癡人說夢吧」
我嘆了口氣,回到房間開始為婚禮做準備。


數日之後,我胸懷暗藏著野心,出嫁於尾張……

2018年3月6日 星期二

碳酸果凍

翻譯已取得作者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作者:toshi9
原文:https://tskaitai.x.fc2.com/jelly-juice/dark-jellyjuice/jelly-soda.htm
   https://tskaitai.x.fc2.com/jelly-juice/dark-jellyjuice/jelly-soda2_ubawarete.html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開始感覺到某個視線一直在窺視著我呢。
不論是在往返學校的途中、或是在學校裡,甚至是我一個人在房間中的時候。
即使環視四周,也理所當然空無一人。但是就是感覺到被誰看著,讓我在意得心神不寧。
試著跟學校的保健老師商量,得到的回應卻是「應該是妳累了,熬夜不好好的睡覺這樣不行喲」等回復,就這樣被打發了。
但是我感覺到的那個視線,並非來自於自身的疲勞或者精神過敏,那個視線跟幻想有著本質上的不同。是一種被真正存在的某物盯著的感覺。
我漸漸地被無法言喻的不安所襲擊。因此在自己沒有意識到之下,造成自己相當的坐立不安。
然後,惡夢發生了。


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強制女僕化

翻譯已取得作者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圖片請到作者pixiv觀看

作者:皐月紫龍

強制女僕化

具有歷史性的別墅一角。
一位身穿酷似這間別墅女僕的人物正掀著裙子,向年輕的主人懇求著。

那臉因為羞恥而通紅,一副彷彿就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可,可不可以不要命令我做這樣的事了敏明大人
「呵呵呵。不可能的。啊啊,這實在太有趣了。沒想到囉哩八唆的垃圾老爸,竟然能變得如此聽話」
現在的別墅之主,伊藤敏明,看著從頭到腳都改頭換面的『爸爸』,邪惡地笑著。

日前,書念不下去的敏明跑到圖書館打發時間,偶然發現到密藏於別墅中的古怪書籍。
那本書記載著能改變人的外表,並聽從於自己命令的咒語,也就是世間所謂的禁書。

敏明對一直以來強迫他讀書的老爸使用了咒語。
咒語立即生效。
父親強壯的身體變得矮小、女性化,並穿上了敏明妄想中的女僕裝。

變成了女僕少女的爸爸想要訓斥敏明,卻因為身體被咒語所限制,沒辦法說出自己想說的話。
不光如此,還淪落到成為凡事都給聽從敏明命令的乖巧女僕。

「穿上這件女僕裝的感覺如何?柔順的感覺穿起來很舒服對吧?」
「很舒服。敏明大人
與男生的衣服截然不同的,細緻光滑衣服。與短到靠不住的裙子。每動一下便能體會到自己已經變成了女僕的實感。
高跟鞋也是第一次穿,沒辦法好好站立。

「呵呵呵。怎麼樣?要不要自己揉揉看自己豐滿的胸部」
「好的。敏明大人
自己被迫揉著男生所沒有的,巨大的肉團。
羞恥,痛苦與快感讓女僕的臉皺成一團。

「啊哈哈哈。太有趣了。妳真的是之前那個垃圾老爸嗎?好,稍微解除一下限制吧」
敏明使用了解除語言限制的咒語。
女僕張合著嘴巴,確認到自己可以任意說話後對著敏明叫到。
「敏明!你為什麼要對我做這樣的事情!我要跟你斷絕父子關係!給我滾出去!」
女僕竭盡所能的威嚇著,但由於聲音太過可愛,敏明聽聞不禁大笑出來。

「斷絕父子關係,滾出這裡是嗎,哈哈哈哈!現在我才是主人。要趕誰出去都要聽我的。你只不過是個女僕,反倒是妳膽敢頂嘴,應該把妳趕出去才對」

「敏明你這個混蛋。後果會怎樣我可不管!那本書,可不能隨便亂用你知道這會惹來多大的災禍嗎!」
「你很吵耶,垃圾老爸。好,時間到了。回到原本女僕的性格吧」

敏明吟唱咒語,再度限制住女僕的話語。
男生的言行全部被過濾,沒辦法再說出自己想說的話。又變回成乖巧聽話的女僕。
「嗚嗚!……敏明大人相當,對不起。」

敏明瞧著變回乖巧女僕的老爸,摸索著接下來要使用什麼咒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