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0日 星期一

婚姻盜取

翻譯已取得作者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我會把連結給作者,有想要對作者說的話可以留言在下方。


婚姻盜取

作者:toshi9
原文:http://tskaitai.x.fc2.com/toshi9/nusumaretakekkon01.html      
   http://tskaitai.x.fc2.com/toshi9/nusumaretakekkon02.html


婚姻盜取(前編)


 這一切的事情說來話長,該從哪開始說好呢?就從某個夏夜,某張寄到神田川由梨子所居住公寓的信箱,那張傳單開始說起吧。
 叮咚!
「啊,一平,我等你很久了」
「喔」
 由梨子打開了門,站在門外的是一臉笑嘻嘻的她的未婚夫-町田一平。
一平進到了由梨子的家,隨意地把從信箱中拿到的傳單擱置在地板上,朝著餐桌旁的椅子一屁股坐了下來。
 目前町田一平和神田川由梨子在同家公司上班,兩個禮拜後就要舉行婚禮。他們兩人從高中開始就已經開始交往了。但是目前一平還沒有找到新居,還常常窩在由梨子雙親買給她的公寓裡。
 這一天一平也為了要白吃由梨子做的晚餐,而造訪了她的住所。
 坐在餐桌上的一平眼前擺放著許多由梨子親手做的美味料理。
「喔,今天看起來也好吃」
「嘿嘿嘿」
 被一平稱讚的由梨子害羞地笑著。
 一平食指大動地享用著她親手做的美食。
 由梨子手持筷子看著一平,臉上洋溢著幸福的氣息。
 他們兩人之間飄盪著快要結婚的情侶所特有的甜美氛圍。
 這副景象怎麼看都像是情侶們之間的打情罵俏。但是因為一平的一時嘴賤,使得兩人之後陷入了無限的悲劇之中。


2017年3月2日 星期四

碧綠的遊戲

翻譯已取得作者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我會把連結給作者,有想要對作者說的話可以留言在下方。


作者:toshi9



碧綠的遊戲(前編)


楓葉轉紅的深秋,一如既往的假日,森崎家兄妹三人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嘰嘰喳喳著聊著天

爸爸在很久以前就去逝了,兄妹三人由母親一手養大,身為長男的陽介目前就讀高中三年級,長女秋奈則就讀與哥哥同所高中的一年級,最後是次女春奈,目前為小學6年級,三人關係非常得要好。
 
陽介相當疼愛這兩位妹妹,而春奈和秋奈也無意識地把陽介當作理想中的男性般仰慕著。
 
那天的話題圍繞著關於藝人和足球的事情,中途秋奈突然好像有什麼事要跟陽介商量。

「哥哥」

「怎麼了秋奈,怎麼突然這麼嚴肅」

「我有件事想要拜託哥哥」

「拜託我?」

「就是,最近有一個高年級生一直盯著我看」

「一直盯著你看的高年級生?」

「嗯。好像是跟哥哥同一個班級叫作河村的男生」

「河村……是吧」

「姊姊想像力太豐富了吧。還不都是因為那些雜誌上的照片」

春奈一邊撐著臉頰,一邊翻著青少年雜誌,翻出某頁給秋奈看。

「春奈,不要這樣,這樣我會很不好意思」

那頁刊載著秋奈打扮成女僕的模樣,似乎是學園祭時,秋奈的班級開女僕咖啡店時候的事。

「這不是很好嗎,這張照片很可愛呢,看起來就是位美少女」

「話雖然這樣說……不對,扯遠了,繼續剛剛的話題,其實不是我注意到的,是跟我同班的女生跟我說有個高年級生一直盯著我」

「姊姊跟往常一樣遲鈍呢,話說那個男生帥嗎?」

「春奈瞧妳眼睛都亮了起來」

「因為聽起來好像很好玩嘛」

「可惜的是他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如果是像哥哥這樣的男生也就罷了……真是的,春奈不要再講一些奇怪的話了」

「什麼嘛,不都是姊姊在說的嗎」

春奈鼓起了臉。

「在同班的女生跟我說了『有一位3年級的學生用著奇怪的眼神注視著秋奈』這件事之後,經大家調查的結果,發現他是3年D班的河村學生,也就是跟哥哥同班的男生」

「嗯,河村……啊」

陽介回想著班上男生的臉孔,但總是想不起河村的長相。

「之後注意了一下周圍,確實發現有常貌似高年級的學生在遠處偷看我的蹤影,但是我一上前他就跑走了,所以沒有跟那個人講過話」

「什麼嘛」

「哥哥,可以跟河村學長說不要再跟蹤我了嗎?像現在這樣令我感覺很不舒服」

「妳說不是妳的類型,所以也不考慮跟他交往對吧」

「嗯。他看起來就一副宅樣,我不太喜歡」

「我了解了。我明天就去跟他說」

「嗯,哥哥,拜託你了」

看著秋奈雙手合十拜託的樣子,陽介也覺得這樣的妹妹有點可愛呢。



2017年2月26日 星期日

闇之牢獄

翻譯已取得作者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我會把連結給作者,有想要對作者說的話可以留言在下方。

作者:toshi9

  我的名字叫成瀬信行。為一位任職於都內某警察署的警官。其實我是通過了國家公務員上級職試驗而進到局裡的,也就是所謂的國家公務員。在現場執行勤務2年來沒有出過什麼重大差錯,之後只要再平安撐過一個月,下個月開始就能轉任到我心目中的總局工作。
 但在這個時間點發生了那起事件。然後我……

 闇之牢獄


  那天我和屬中的前輩一齊追捕某起事件的犯人。
 犯人為屬上長期追捕中的通緝犯,這件案子經由刑事課分配給了我們。我們最後終於把犯人引進廢棄的大樓中。但是,犯人在踏入大樓後便完全失去了蹤影。我們跟丟了犯人。

「喂,我們分成兩路」
「明白,那我從逃生梯上到屋頂,從上方開始搜索」
「好,上面就交給你了。我從1樓開始做地毯式的搜查。成瀨,這傢伙之前多次掙脫緝捕。但這次他可沒有地方可逃了。不要焦急,謹慎行事」
「是。我一定會逮捕到他的」

 我對著前輩自信滿滿的回答著。

 這棟大樓只有一個出入口。除此之外後方還有一個建築外側的逃生梯。所以把那傢伙趕到這棟建築物裡,就等同於甕中老鼠一般手到擒來。

 沒錯,這機會可不常有。只要在這用我這雙手逮捕他歸案,等到我轉任到本部後我的評價肯定會水漲船高。
 內心如此盤算著,衝上逃生梯,打開了屋頂的逃生門來到了大樓的最上層。然後一間一間的查房。但是,仍就沒有在房間中找到犯人的身影。

 我又打開了下一間房間的房門。
「你沒地方可跑了,乖乖地束手就擒吧唉?有誰在?」

 原以為空蕩蕩的房間中空無一人,但從窗戶透進的夕陽映照著某個人躺在那裡的身影。
 並非是我們所追捕的犯人。而是與身材壯碩的犯人相反身形嬌小的女性。
走進查看,那女孩穿著高中制服,而且還是都內有名的私立女高的西式制服。我把失去意識的女孩抱起。

「喂,振作一點」
「嗚,嗚~嗯」

 咦?這孩子不是列在失蹤名單上的芙蓉集團的千金嗎?
 名子我記得叫-芙蓉瑞穗。

「妳是芙蓉瑞穗對吧。被那傢伙綁架了嗎?什麼時候被綁來這的?那傢伙在哪?

 我對著在我懷中半睜著眼睛的女孩,接連地丟出一連串的疑問。
 但是,她怯生生地低著頭什麼也沒回答。

「啊,抱歉。嚇到你了嗎?已經沒事了妳可以安心了」

 是不是有點說過頭了。
 我反省著道了歉。突然她不發一語地抱住我,臉埋在我的胸口開始啜泣。

「呼嗚,呼嗚,呼嗚

 她哭著倚靠在我的身上,用著雙手緊緊環著我的身體。我感覺到豐滿胸部擠壓我雙手的觸感。

「喂,喂,妳」

 我不知所措地任由胸前的柔軟擠壓著我,相當地狼狽。

 咕嗚,這是什麼觸感。被如此豐滿胸部緊貼的情形還是頭一次喂,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總之要先讓這孩子先穩定下來。

「冷靜點,沒事了,已經沒事了」

 我安撫著仍就抱在我身上的她,並慢慢地與她拉開距離。

 嗯?

 那時,我感覺到了有種無法言喻的違和感。

 是什麼呢。

 明明身上緊貼著如此青春年華的少女,但卻沒從她身上聞到少女特有的香味。
而是雜合著汗水與香菸的味道這味道就如同中年大叔身上所散發的。在我遲疑的一瞬間,我的脖子突然傳來一陣刺痛。

 刺。

 唉?

離婚協議書


翻譯已取得作者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我會把連結給作者,有想要對作者說的話可以留言在下方。

作者: teru



「我們離婚吧
某天下午,我和女生朋友們出去逛街,回家後,身懷六甲的雙葉劈頭跟我這樣說。

「蛤?妳剛剛說什麼?」
我把手上的書包丟在沙發上,坐到已準備好晚餐的餐桌前的椅子上,抬頭看著站在旁邊的雙葉。

我和雙葉已經結婚了,但我們還只是高中生。
之前我們不小心搞出人命了,逼不得已只好以結婚了事。
照常裡說我們本應該被退學的,不過仗勢著我爸是當地的資產家,倚靠著權力把事情壓了下來。

「難道清彥不愛人家嗎?」
「唉,雖然妳很可愛我也不是很討厭妳,不過沒有到非常喜歡的地步。爸爸怕妳墮胎叫我負所有的責任,我也是迫於無奈才娶妳的」
我不滿地坐在椅子上,單手撐著桌子,夾了點雙葉做的晚飯入口。

雙葉很可愛,又很會做飯,這些我都同意。不過年紀輕輕就被女生束縛實在讓我喘不過氣。
雖這麼說,雙葉還有個很嚴格的父親,所以雙葉懷孕後,他爸爸相當地生氣,還甚至與她斷絕父女關係並把她逐出家門。
最後,雙葉淪落到每天放學後只能直接回家為我打理日常生活。
而我則繼續每天與其他的女孩出去逛逛後才回家。
有時候我會跟其他的女孩在外面上完床後才回家。多虧有了雙葉這前例,我每次都有好好地做好避孕措施。
以上是些閒話家常。

「我真的很愛清彥,但老公不愛老婆,你不覺得對老婆有點太無情了嗎」
說完便拿出一張紙放到了桌上。

「這是什麼?」
我把桌上的紙拿起來端詳著。

「很簡陋阿,是妳自己寫的嗎?」
紙上用很秀氣的字寫著「離婚協議書」。下面用著更小的字體寫著「雙方同意離婚」旁邊還有兩欄姓名欄。
其中一個已經寫上她的名子了。方格也是用手畫的嗎?還畫的歪歪的。這傢伙有看過真正的離婚協議書嗎?
「今天,我從學校回家時遇到一群小女生們肚子餓地坐在我們家門前,我給了她們點點心後,這張是她們給我的回禮」
這是哪門子的辦家家酒?不如說這傢伙有沒有點常識阿?

「好啦,在這裡簽上我的名子,這樣你滿意了嗎?」
我從書包中拿出鉛筆盒,拿出原子筆在上面簽字。反正戶政事務所也不會受理這種破爛。

簽完後,雙葉的嘴角稍微緩和了些。
「謝謝,這樣一來就能夠建構出一個幸福的家庭了」
「恩?這好像有點矛盾……
這時,雙葉拿著的紙發出了亮眼的光線,我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識。


女僕與清彥

翻譯已取得作者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我會把連結給作者,有想要對作者說的話可以留言在下方。

作者: teru




女僕不停地在我的面前懇求著。
「拜託你,都是我不好,讓我變回去吧。有變回來的方法吧?」

「嗯?有又怎麼樣?」
我拋接著裝有糖漿的藥瓶。

「就是那個吧!拿過來!」
眼前的女僕朝我直接撲來。

「妳身為女僕還朝主人撲過來,還真是沒教養呢。是不是該好好調教一下呢?」
我一個側身,握住女僕伸過來的手一扭。

「痛痛痛!別胡說八道!我是主人清彥,妳才是女僕雙葉才對!醒過來時,身體被對調了不是嗎!」
女僕叫著往我這瞪了過來。

「妳有證據嗎?有能證明我是雙葉、你是清彥的證據嗎?妳有能證明身體交換這種荒唐事的方法?
我用拇指與食指捏著眼前的瓶子,在持有女僕身體的清彥眼前晃了晃。

清彥伸長沒有被禁錮的那隻手,可惜的是現在是男生的我的手長比那距離長了一點。

「證據要多少就有多少!有很多方法可以證明我是清彥這件事!我知道太多你所不知道的關於我的記憶!你也不知道我小時候的事對吧!所以別在白費力氣了。趕快把藥給我讓我回歸我的身體!」

「但是啊。想到你之前對女僕們所做的事情,你覺得我會乖乖地把身體還你嗎?你不是以身分脅迫若葉和青葉成為自己的玩具嗎?我們是女僕可不是你的性奴隸喔」
我加重了掐住清彥女僕的手的力道。

「痛痛、痛!都是我的錯!我有在反省了!我會對若葉和青葉謝罪的。我也會好好補償的所以先把身體還我吧!
清彥淚眼汪汪地懇求著。

「真的有好好反省嗎?你應該不是一個很容易會反省的人,這容器的材質可是很脆的喔,掉到地上的話應該會破吧?」
說著又晃起藥瓶。

「不要啊!你這白癡!」
清彥努力地把手伸得更長。

「白癡?唉呀?你剛才罵我白癡嗎?」
「不是!那只是形容。很抱歉!」
清彥低聲下氣地道歉著。

「真的有好好反省嗎?」
「有!除了會向青葉她們道歉外,我以後一定不會這樣了」

「嗯,如果有好好反省的話,這藥也不是不能給你,沒有下次了喔」
說完我把瓶子交給清彥,放開了他的手。

清彥拿到瓶子後馬上離我離得遠遠的,拔開蓋子一口氣喝光了內容物。

……這傢伙,真是個笨蛋。沒有確認就把東西喝光了,這也好,反正他接下來要講的話我也能猜出個大半。

「哈哈哈哈哈,這樣我就可以取回我的身體了!雙葉,你看好!我會加倍奉還的…………怎麼會?」
清彥確認著自己的身體。

「這就是你真正的想法吧」
「你給我假貨!混帳!我要跟爸爸講!」

「不是假貨喔。只是種類不一樣罷了。我什麼時候有說那是交換身體的藥來著?」
我用著清彥的身體嘿嘿笑了起來。

「什麼?那麼我喝下的東西,是什麼藥!」
「變成性奴隸的藥喔。喝下之後會無法違背馬上與之性行為的人的話。當然,服從的性奴隸也做不出任何對主人不利的事情」
說著我便著朝著困惑的女僕一步步逼近。

「不、不要……
清彥一邊警戒著我一邊退後。

「那麼,雙葉。接受我的棒棒然後變成服從我的性奴隸好嗎?」
「別開玩笑!爸爸他……

「一切結束之後你不會有反抗的意識。從今以後你會好好服侍身為繼承人清彥的我一切起居,不過你身為清彥的意識與記憶仍會留存,所以你就安心吧」
我按住清彥的肩膀,拉下女僕裝的拉鍊,一口氣把衣服脫下。

只穿著胸罩與內褲的清彥,跌坐在地板上向我懇求著。
「不要這樣!我有好好地在反省!所以別……

「太晚了。剛剛我還有給你轉圜的餘地。現在我知道你連本性都爛了。所以,把你的身體奉獻給我,我會賜與你身為我的性奴隸的身分,雙~葉~」
我手繞到顫抖著地清彥的背後,把文胸解開,飽滿的胸部與尖端粉色的乳首映入眼簾。

即使是用著我的身體,沒想到清彥還是能激起我的恨意,真是個可怕的女孩。
我特意壞笑起來,手搭上清彥的內褲一口氣從腳上脫下。

「不要!我不想要變成性奴隸!啊!啊啊啊啊!」
「雙葉,等下你很快就不會這麼任性了,安心吧」
說著就把我的棒棒插入清彥還沒濕潤的陰部中。

、啪啪啪……

「痛!痛、痛!不要!拜託讓我變回去!我什麼都會……啊、啊啊、感覺好怪……這、這是什麼感覺……不要!停下來……好棒……啊、啊……啊、啊啊、主人……再來……啊啊、好舒服……主人

就這樣清彥原本的意識留存在我原本的身體裡,開始了做為服從我的性奴隸的生活。


~陷阱~ 

翻譯已取得作者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我會把連結給作者,有想要對作者說的話可以留言在下方。

原作: つるりんどう
原文: http://inquest.systems.ne.jp/ 點選其中的 新作/連載中(18) -> ~罠~
         需要登入ID密碼可從フリーID発行認証ページへ>取得


1.


事情是發生在剛進入梅雨季的六月中,極為普通的某一天。
坐落於東京通勤圈內衛星都市中的某個山丘上的縣立高中-藤見丘高中,其亮晃晃奶油色調的校舍讓即使處於山丘下也能清晰分辨其所在位置。午休期間校舍一隅的電腦教室裡,傳來陣陣鬧哄哄的嘻笑聲。
既然外面下著雨去不了操場,午休的空檔時間能選擇的方案也就那麼幾個。高二的達彥的選擇是在今年剛換新電腦的電腦教室裡.呆呆地凝望的嶄新的液晶螢幕。

「唉……下節是彥根上的數學課啊……提不起勁……」

平常常逛的討論版已經瀏覽完畢,所剩的午休時間也沒有多到能夠傳訊息或是瀏覽其他網站。
是可以和好朋友閒話家常來打發時間,可惜死黨今天請假所以也提不起勁。
既然這樣,達彥剩下的唯一選擇只有,玩個作業系統搭贈的小遊戲來打發時間。

『立體彈珠台』

達彥印象中的立體彈珠台,就是像電腦版的小鋼珠一樣的遊戲。
家裡雖然有電腦可以用,但是彈珠台的音效太吵,沒什麼玩的機會。
雖然可以調靜音讓聲音不要發出來,但是有過不小心沉迷其中,用力敲打鍵盤而被爸媽念的經驗。
但如果是只玩一下下的話,是一個不錯打發時間的小遊戲。

「玩個彈珠台打發時間吧」

達彥啟動『立體彈珠台』,準備開始玩起遊戲。
就在要按下空白鍵發射彈珠時,達彥身旁傳來了女生的聲音。

「那個……人家可以跟你一起玩這個遊戲嗎?」

「唉?」

這可愛嬌滴滴的女孩子聲音正好命中達彥的好球帶,讓他吃了一驚。
他抬起頭,眼前站著的女生紮著一頭很適合她臉型的馬尾,而她害羞地臉紅紅的。

「唉……妳也想要…一起玩?」

「嗯嗯」

外表明明是個看起來很活潑大方的運動型女孩,但她那支支吾吾、怯懦懦的讓達彥有些慌了。

「嗯,玩立體彈珠台可以嗎?」

「嗯,好………。
 ………。
 ……。
 那……那個,人家叫本田梨花。
 請多多指教」

女孩說話的途中有一瞬短暫的靜默,一眼就能看出她舉止相當可疑。
但可惜的是達彥本身也沒有什麼要好的女生朋友,所以也沒有什麼多想。

「我…我叫石井達彥。
 妳高一?」

「嗯,對」

「這樣啊……。
 嗯…。時間也不多了,來開始玩吧?
 首先,玩家人數設定兩人……沒有意見吧?」

「請、請多指教」

女孩說完便深深地低下了頭,如此見外地舉動讓達彥變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此時的達彥也想不出該怎麼把話接下去。

「那、誰先玩?」

「讓人家先玩可以嗎?
 還有……」

「還有?」

名為本田梨花的女孩臉上滿是苦惱的神情。

「可以來打個賭嗎?」

「打、打賭!?」

「嗯,對……。
 就、就是………假如學長輸了的話,就要變成人家。
 然後……如果是人家輸了的話,學長想要對人家做什麼就做什麼」

「蛤、蛤……?」

「也就是說,學長的賭注就是學長自己的身體。
 而人家……人家也用自己的身體來下賭注」

「什、什麼……???」

達彥胸口的心跳開始加速、紊亂起來。
明明完全不懂、不明白她在講什麼。
但心口的鼓動卻止不下來。
達彥就在還沒弄得她的本意之前,開始了賭上彼此人生的遊戲。


2017年2月25日 星期六

安裝女僕機器人ver0.8

翻譯已取得作者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我會把連結給作者,有想要對作者說的話可以留言在下方。

作者:旦那@danna_story

作者還在連載中,翻譯完成會更新於下方。


1.

於人工智慧與機器人技術充分革新開展的未來。
人類已在生產與生活上正式導入通用型女僕機器人。
業務上不光是以往的只能從事簡單的文書作業,已經能獨立進行商品新企畫的規劃與新技術的開發,生活上不只能幫忙分擔家事與輔助養育兒女,還能出外採買與進行簡單的維修。
在政經上也有著與其雇用好幾位新手秘書不如導入一台女僕機器人更能提升效率這樣的評價。

在聽聞導入一台女僕機器人能夠減少經費支出,國會議員佐渡權蔵也雇用了一台。比起會不小心說溜嘴,或是可能背叛的人類,機器人可說得上是完美。
(可惜,這不過是他本人一廂情願的想法而已)
沙紀透過女僕機器人傳來的影像,找尋他貪汙瀆職的證據。
這具女僕機器人在交貨時便已刪除了外部通新與遠端操作的機能。
那麼沙紀又是怎麼看到的呢。
這是透過沙紀所屬的研究所所製作出的機器,把沙紀的靈魂數據化後導出,並寫入女僕機器人主幹的作業程式的一部分,讓她成為女僕機器人機能的一部份運作著。
每當發現證據時就把資料存取在作業系統下隱蔽起來的資料夾中。如此一來,即使有個萬一讓女僕機器人的存取記憶被刪除了也不會受到影響,而且只要技術人員沒有詳細檢查就不會發現。
(證據也收集完成了那麼)
沙紀讓運轉著女僕機器人右腳的馬達失轉。
「怎、怎麼了?!」
ERROR1201,出現自律駕駛系統故障。請聯絡客服中心」
權蔵慌張地叫了出來,透過女僕機器人傳來的聲音了解故障情形後,有點不耐煩地聯絡客服中心。

「啊,這個沒辦法現地修理呢」
急忙趕來的維修人員也只能舉雙手投降。
「什麼!修理需要多久」
「用研究所的設備的話馬上能修好。權蔵先生也是我們的常客,就特別今天修好明天馬上送回來」
「真的?那就好。要是沒了她我可解決不了那麼大的工作量」
修理人員把女僕機器人調為待機,搬上推車。
「哎呀,你等等」
說完權蔵從女僕機器人耳後的插槽內拔出記憶體。
「啊,抱歉我沒注意到」
「如果修理時把資料弄壞可就麻煩了呢,哈哈哈」
「好的,等修完後我再造訪貴府」
修理人員推著推車,離開了權蔵的事務所。


「喂,沙紀,已經不要緊了」
坐上駕駛位的修理人員朝機器人說道。
「呼~終於解脫了」
被安置在副駕駛座的女僕機器人突然伸個懶腰,動作完全不像是一台機器人。
女僕機器人的AI設為待機時,控制權便轉讓到沙紀身上。
「還真是查了很久呢,搜查小組都快等得不耐煩了」
「權蔵做事很謹慎啊剛開始的幾個月我都在打雜」
當終於累積夠足夠的信用,開始處理沒辦法搬上檯面的文件時,才不過一個月。
「這個半年不停在充電座與桌子之間往來,還真虧妳能承受住呢」
沙紀愣了一會兒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一開始我的意識幾乎都在休眠。只有在充電時稍微啟動檢查看看有沒有什麼異常。體感就差不多加班了兩周這樣」
「這樣啊,不過常理來說應該會讓女僕機器人穿衣服才對啊
修理人員開著車不時偷瞄沙紀。
「是因為沒興趣還是小氣呢,就維持著出廠狀態」
沙紀拉拉自己的衣服又放開。
身上穿著的緊身衣便啪一聲地回彈與肌膚密合。女僕機器人能夠穿上與人類相同規格衣服,所以客人購買後通常會幫她們穿上別的衣服。
之前的感覺沒有與女僕機器人同步,所以沒有在意那麼多,現在這樣穿就有點令人害臊。
體重由於內部是機械的原因所以比常人重,身高150cm有著纖細身體這點跟妙齡女性沒什麼差別。皮膚採用人工皮膚,相當耐久。
可惜的是臉蛋是統一規格,還有耳朵長著長長的天線,一眼就能辨明是女僕機器人。
(權蔵看我的眼神是有點下流呢是故意這樣做的吧)

維修人員與沙紀抵達研究所後,把資料輸出交給了在房間等著的搜查員。
「謝謝你們的協助」
「不會不會,研究資金的撥額也麻煩你們了」
研究所的所長透過這次協助與權蔵角力的政治家,得以讓靈魂數據化的研究繼續存續。
身為研究員一員的沙紀則是成為這次的犧牲品被安裝到女僕機器人上。
「所長,記得加薪啊」
「沒問題,這樣一來資金來源就沒問題了,交給我」
「太棒了,話說,我的身體在哪?」
所長操作儀表板,畫面中出現了在圓柱中漂浮著的我的身體。
「當然被妥善地保存在這」
「喂喂?!怎麼沒穿衣服!不要讓大家都看到!」
「哎呀,抱歉抱歉」
螢幕馬上轉暗。
「為了轉移回原本的身體需要做些準備。如果轉移過程中發生問題就麻煩了。沙紀妳把身體充滿電」
我瞄了瞄視野一隅與時間同時顯示著的電量。
雖然早上只做了點文書處理,不過到了傍晚電量還是降到了30%以下。
「好吧,還要花大概3小時32分鐘才能全部充滿電」
透過女僕機器人內裝的應用程式見面估算出所需充電時間。
「好,那晚上8點開始回復作業」
讓沙紀回到原本的身體,然後把女僕機器人重置還給權蔵,任務也就告一個段落。權蔵的政治生涯也會在那個時刻宣告結束。
「好~」
我站在設置在房間一角的充電座上。
(這個充電位置有點討厭啊)
調整位置讓差不多跟肩胛骨同高的電極與背後的插座吻合,喀擦一聲固定住。
接著從充電座後方伸出一根管子,插入了對人類來說稱為肛門的所在。
(雖然機器人不需要排泄,但也不用插在這裡吧)
眼前浮現大大的充電中字樣,沙紀進入待機模式,讓意識沉睡。
然後做了個幾小時後回到自己身體裡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