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6日 星期日

女僕與清彥

翻譯已取得作者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我會把連結給作者,有想要對作者說的話可以留言在下方。

作者: teru




女僕不停地在我的面前懇求著。
「拜託你,都是我不好,讓我變回去吧。有變回來的方法吧?」

「嗯?有又怎麼樣?」
我拋接著裝有糖漿的藥瓶。

「就是那個吧!拿過來!」
眼前的女僕朝我直接撲來。

「妳身為女僕還朝主人撲過來,還真是沒教養呢。是不是該好好調教一下呢?」
我一個側身,握住女僕伸過來的手一扭。

「痛痛痛!別胡說八道!我是主人清彥,妳才是女僕雙葉才對!醒過來時,身體被對調了不是嗎!」
女僕叫著往我這瞪了過來。

「妳有證據嗎?有能證明我是雙葉、你是清彥的證據嗎?妳有能證明身體交換這種荒唐事的方法?
我用拇指與食指捏著眼前的瓶子,在持有女僕身體的清彥眼前晃了晃。

清彥伸長沒有被禁錮的那隻手,可惜的是現在是男生的我的手長比那距離長了一點。

「證據要多少就有多少!有很多方法可以證明我是清彥這件事!我知道太多你所不知道的關於我的記憶!你也不知道我小時候的事對吧!所以別在白費力氣了。趕快把藥給我讓我回歸我的身體!」

「但是啊。想到你之前對女僕們所做的事情,你覺得我會乖乖地把身體還你嗎?你不是以身分脅迫若葉和青葉成為自己的玩具嗎?我們是女僕可不是你的性奴隸喔」
我加重了掐住清彥女僕的手的力道。

「痛痛、痛!都是我的錯!我有在反省了!我會對若葉和青葉謝罪的。我也會好好補償的所以先把身體還我吧!
清彥淚眼汪汪地懇求著。

「真的有好好反省嗎?你應該不是一個很容易會反省的人,這容器的材質可是很脆的喔,掉到地上的話應該會破吧?」
說著又晃起藥瓶。

「不要啊!你這白癡!」
清彥努力地把手伸得更長。

「白癡?唉呀?你剛才罵我白癡嗎?」
「不是!那只是形容。很抱歉!」
清彥低聲下氣地道歉著。

「真的有好好反省嗎?」
「有!除了會向青葉她們道歉外,我以後一定不會這樣了」

「嗯,如果有好好反省的話,這藥也不是不能給你,沒有下次了喔」
說完我把瓶子交給清彥,放開了他的手。

清彥拿到瓶子後馬上離我離得遠遠的,拔開蓋子一口氣喝光了內容物。

……這傢伙,真是個笨蛋。沒有確認就把東西喝光了,這也好,反正他接下來要講的話我也能猜出個大半。

「哈哈哈哈哈,這樣我就可以取回我的身體了!雙葉,你看好!我會加倍奉還的…………怎麼會?」
清彥確認著自己的身體。

「這就是你真正的想法吧」
「你給我假貨!混帳!我要跟爸爸講!」

「不是假貨喔。只是種類不一樣罷了。我什麼時候有說那是交換身體的藥來著?」
我用著清彥的身體嘿嘿笑了起來。

「什麼?那麼我喝下的東西,是什麼藥!」
「變成性奴隸的藥喔。喝下之後會無法違背馬上與之性行為的人的話。當然,服從的性奴隸也做不出任何對主人不利的事情」
說著我便著朝著困惑的女僕一步步逼近。

「不、不要……
清彥一邊警戒著我一邊退後。

「那麼,雙葉。接受我的棒棒然後變成服從我的性奴隸好嗎?」
「別開玩笑!爸爸他……

「一切結束之後你不會有反抗的意識。從今以後你會好好服侍身為繼承人清彥的我一切起居,不過你身為清彥的意識與記憶仍會留存,所以你就安心吧」
我按住清彥的肩膀,拉下女僕裝的拉鍊,一口氣把衣服脫下。

只穿著胸罩與內褲的清彥,跌坐在地板上向我懇求著。
「不要這樣!我有好好地在反省!所以別……

「太晚了。剛剛我還有給你轉圜的餘地。現在我知道你連本性都爛了。所以,把你的身體奉獻給我,我會賜與你身為我的性奴隸的身分,雙~葉~」
我手繞到顫抖著地清彥的背後,把文胸解開,飽滿的胸部與尖端粉色的乳首映入眼簾。

即使是用著我的身體,沒想到清彥還是能激起我的恨意,真是個可怕的女孩。
我特意壞笑起來,手搭上清彥的內褲一口氣從腳上脫下。

「不要!我不想要變成性奴隸!啊!啊啊啊啊!」
「雙葉,等下你很快就不會這麼任性了,安心吧」
說著就把我的棒棒插入清彥還沒濕潤的陰部中。

、啪啪啪……

「痛!痛、痛!不要!拜託讓我變回去!我什麼都會……啊、啊啊、感覺好怪……這、這是什麼感覺……不要!停下來……好棒……啊、啊……啊、啊啊、主人……再來……啊啊、好舒服……主人

就這樣清彥原本的意識留存在我原本的身體裡,開始了做為服從我的性奴隸的生活。



               * * *

「那麼雙葉。你就這樣站著輕輕地把裙子掀起來吧?」
「好的,主人」
淚眼汪汪的雙葉點點頭回應。

「嘿嘿,怎樣?成為主人忠誠的女僕有何感想?」
「嗯,能侍奉主人是我無上的光榮」
嘴上這樣說,但臉顯得相當受辱地顫抖著。

「唉呀呀,別露出這樣的臉嘛。被別人看到的話還以為我對你做了什麼呢。更自然地笑出來啊」
「主人,相當抱歉
清彥回以一個生硬的笑容。

「嗯,笑得有點僵硬呢。之後要慢慢改善然後自然地笑著回應喔。現在我還能忍受,不過你也知道被家人懷疑也就不好了吧?」

「主人、我知道了。我絕不會做出讓主人困擾的事
變成我的清彥畢恭畢敬地回應著壞笑的我。

現在他心裡一定很嘔。但是,自從喝下了變成性奴隸的藥,然後被我侵犯之後,現在也沒辦法做出對我不利的事。即使心裡是清彥但是身體上還是我忠實的性奴隸。

「嘿嘿嘿,好吧。可以把裙子放下來了
「謝謝主人的寬容
說完便把提到腰際的裙邊放了下來。

「嗯嗯,從現在開始我就是這間宅邸的繼承者-伊達清彦了……
看著正座在沙發上,在旁邊仰視著我等待我命令的清彥,我邪邪笑了起來。

「雖然身為放蕩少年的我,即使做了些怪事也不會被懷疑,但是身為勞動者的雙葉,原本的工作現在不會做了,會被大家起疑的吧?
說著我按下了我身旁的對講機。

「青葉。帶著若葉一起來我房裡
說完這些我便切掉對講機。

「那個……
清彥不安地問著。

「你等一下
我淡淡地微笑著。不久,青葉與若葉兩人敲敲門膽怯地進了房間。

「請問有什麼吩咐嗎?清彥大人
青葉提心吊膽地問著。

「沒什麼,青葉、若葉,請原諒之前的我好嗎
說完我便雙膝跪地,頭瞌地向兩人謝罪。

「耶?那、那個?
兩人對我的行為感到疑惑。

「我伊達清彦是有錢人家的兒子,沒才能、又笨又傻又賤又下流
說著便對著青葉她們不停瞌著頭。

反正不是我的身體,在怎麼低聲下氣的也不會是我。
不過,雖然磕頭的是我,想著清彥那悲慘的樣子也挺有趣的。

瞥一眼清彥,他現在站起來握著拳生氣地發抖。看來我做的事對他來說相當地屈辱。

「那個……雖然我覺得不太可能,難道你是雙葉?
若葉詢問著跪著的我。

「啊哈哈,若葉妳說什麼話?這有如螻蟻般的男子怎麼可能會是那聰明能幹的雙葉咧?真正的雙葉不是傻傻地站在那嗎?
我站起身拍拍膝蓋的灰塵笑笑地答到。

「啊,是那個藥!我記得雙葉持有的三瓶藥其中之一是……
青葉指著地上清彥之前喝過的能變成性奴隸的空瓶。

「難不成,身體真的交換了?
兩人吃驚的來回看著我們兩個。

「啊哈哈,那種事怎麼可能會有呢,我只不過為了讓這賤貨能為自己所犯下的罪行感到羞愧而交換了內心罷了
說完兩人也壞笑起來。

「啊啊,這樣啊。交換了內心的清彥感覺就正直許多呢
「這樣就永遠不用煩惱性騷擾跟霸凌的事了
了解真相的兩人互相擊掌肯定我的言論。

「所以你們今後可以安心地在這宅邸工作了
我拍拍兩人的肩膀。

「那、那個……
清彥最後忍不住開了口。

「啊啊,對了。我都忘了。有件事要拜託妳們
「有什麼吩咐、清彥大人?

「有關於雙葉女僕的事
雙葉怎麼了嗎?

「不知道為什麼,她把所有的工作技能都給忘了。所以能拜託你們盡早讓雙葉學會女僕的工作嗎?要把這技能深深地刻入她的腦海裡喔。
說完我便轉過身,把不知所措的清彥推到她們面前。
兩人察覺到我的意圖後,壞壞地笑著走近了清彥。
「雙葉,妳很困擾對吧?
「我們明白了。我們會讓雙葉回憶起之前艱苦的工作,然後讓她做得跟以往一樣好的
說完兩人便站到清彥身邊,分別抓住她的左右手腕。

哦?等、等
清彥被兩人抓得不知所措。

「雙葉,我之前有講過吧,如果妳沒辦法完成女僕的工作會帶給主人我困擾的。現在她們兩人的命令就等於我所說的命令,了解?
我給與清彥致命一擊。這樣一來成為我忠誠的性奴隸的清彥連兩人都無法反抗。

我明白了,主人
清彥把手疊在圍裙前,低頭回應。

「哈哈哈,雙葉。臉有點僵硬喔。先從學會自然的微笑開始吧
若葉笑著看著這樣的清彥。

在清彥被拖出去之前,我先把她們叫住。

「雙葉,在爸爸他們出差回來之前,只有我們三人能使喚妳,算妳好運。在爸爸他們回來之前要好好學會身為雙葉女僕應該學會的技能。我也會盡快適應伊達清彦的生活的

「好,清彥主人,麻煩您了
清彥彎下腰回應著。


「即使交換了身體個性意識並沒有改變,還植入了絕對服從的命令對吧?
兩人笑著問著清彥。

「沒錯,就是那樣
清彥回答著。

「哈哈哈,好玩耶。我容許你說出你現在真正的想法喔?
若葉看出清彥心裡滿滿的憤怒。清彥看向我尋求我的同意。

「沒關係的,雙葉。妳就說出你真正的想法
我往沙發坐了下來,壞心眼地笑著給與清彥許可。
「我想把主人給碎屍萬段。現在就想馬上撲過去掐死他。只要有機會,我就會竭盡所能地折磨他到死
清彥沒有露出一絲感情地淡淡地說著。

哈哈哈哈!好恐怖啊。我都差點要尿出來了
我拍著膝蓋哈哈大笑起來。

「但是好可惜啊。雙葉已經成為清彥主人忠誠的性奴隸了對吧?
「不管心裡怎麼想,永遠都做不出對清彥主人不利的事對吧?
兩人嘿嘿笑著。

「是的,如你們我說。我沒辦法違逆清彥主人
清彥答著。心裡想必相當憤怒吧。

但是,從清彥以前對待我們的方式來看,這樣的他只是罪有應得。不只我們,地位比清彥低下的家庭成員都對清彥視若無人的態度感到棘手。

「那麼就拜託妳們兩位教育雙葉了。在爸爸他們回來之前,要讓她成為出色的女僕喔
我學著清彥的口氣對兩人說著

「我們明白了,清彥主人。我們會嚴格管教她的,您就安心吧
兩人向我鞠完躬後,便拉著清彥退下了。


               * * *
我在房間裡獨自竊笑著。
「還真是拿到了不錯的東西呢」

我從茶具的後方拿出藍色的空瓶放到桌上。
「兩人各喝一半便能交換意識的藥……

撿起掉在地上的黃色空瓶並排在旁邊。
「馬上被侵犯後便會成為絕對服從的性奴隸的藥……

最後拿出從清彥穿著的女僕裝口袋中取回第三瓶紅色瓶子並排在旁邊.
「然後是最後的藥……嘿嘿嘿、哈哈哈哈哈!
我大笑著看著眼前排列的小瓶子。

我絕不會饒恕他對若葉青葉所做的事。一想到他對兩人施暴的情景怒火便衝了上來。

我有著無法對任何說的秘密。我只喜歡女生。也就是所謂的同性戀,不過世間對同性戀還是不諒解。所以直到死我都不會把這秘密說出來的……

所以在這宅邸中,若葉和青葉對我來說是有如治癒一般的存在。
結果那男的……

「嘿嘿嘿、那些都過去了。那傢伙現在要以雙葉女僕的身分當我的性奴隸永遠生活下去。雖然我對男生的身體有些不滿。不過取得清彥的身體後就能夠堂堂正正跟女生相愛了
我笑笑地伸展著身體。

「一切實在是太順利了,完全沒有失敗的可能」
我用指尖捏起桌上的空瓶在眼前端詳著。

「有魔力的瓶子……沒想到真的存在這種東西」


說起這一切事情的源頭也還真是好笑。在商店街採買東西時,巧遇臉貼在蛋糕店櫥窗上的三姊妹。

那身影實在是太可愛了令人莞爾,忍不住搭了話。
「想吃蛋糕嗎?」

聽聞我的聲音轉過頭的女孩們真的相當可愛。「可以買給我們嗎?」女孩們紛紛央求著我。最後我還是輸給自己的慾望。

想看看可愛的女孩們吃蛋糕的模樣。
領著女孩們到店裡,請她們吃她們喜歡的東西。

看著女孩們臉上沾著奶油心喜地吃著蛋糕的樣子。那段時間對我來說真是相當地幸福。可愛的女孩們在我眼前高興地大口吃著蛋糕。

我對幼女們沒什麼興趣,只不過看著小女孩們心裡就會舒坦些。因為清彥的事而
鬱悶的我,心情稍微舒坦了些。


吃完蛋糕一臉滿足樣的女孩們問我。「姊姊,你有什麼願望嗎?」

她們有著不可思議的能力,所以想做一些事作為蛋糕的回禮。
現在想起來為何當時我完全沒有任何懷疑地就把我當時的狀況全盤托出呢。

「絕不能原諒」「那哥哥還真敢啊」「也稍微體驗一下別人的痛苦吧」
三人對我的事紛紛表示氣憤,拿出了一瓶瓶的瓶子……


事情就是這樣。回來後跟若葉她們說了她們也不相信。
這也是當然的。這些話本身就沒有可信度可言。
但是,清彥這幾日的所做所為實在讓我受不了,所以我就半信半疑地使用了那些藥。


……然後奇蹟就發生了。

「還不賴。清彥之後一生只能依靠他人生活了」

我把空瓶放回桌上,拿起最後一罐瓶子嘿嘿笑了起來。
「對了,就給新生的雙葉選擇要不要喝下這瓶吧」


               * * *


之後的日子對清彥來說彷彿地獄一般。維持著原本的意識,每天早上都被以前曾欺凌過的若葉與青葉嚴厲管教著。

每天都可以聽到兩人在宅邸中的聲響。
「喂,這邊沒擦乾淨!以前的雙葉是不會犯這種錯誤的!」
「實在相當抱歉,若葉小姐」

「這個不能用洗衣機洗啊!妳看這美麗的摺邊都被洗衣機洗亂了!還笑什麼!」
「抱歉我沒注意到,青葉小姐」

「別用吸塵器給我用抹布擦!」
「喂喂,抹布掛在那邊啦!」
「對不起,實在很抱歉」

「爐子都燒成這樣了!你想把這裡燒掉嗎?」
「還把砂糖和鹽搞錯了,人呆也不會呆成這樣!妳故意的吧?」
「我沒有,請原諒我」

嘿嘿?清彥,妳還真是個天然呆女僕呢。

我喝著清彥房間中的紅酒,一邊累積著身為伊達家後繼者所需要的知識。
一邊把清彥的牢騷當作美好的背景音樂來聽。

我頓時心血來潮把清彥叫了過來準備更加羞辱她。

「主人、有什麼吩咐
「嗯,我有點無聊啊,妳就在那跳脫衣舞給我看吧」
我指著旁邊的地板。

無法違逆我的命令的清彥,在我準備的音樂配樂下,淚眼汪汪地慢慢開始脫起衣服。

「哈哈哈哈,很棒,很有趣喔,雙葉」
「謝謝主人的讚美」
我制住把衣服撿起正要穿回去的清彥。

「喂喂,我有說可以把衣服穿上嗎?」
「唉?」

「就這樣全裸著,在那邊自慰給我看」
我指指旁邊的床。
清彥沉默著爬到床上,屁股面對著我,腳開開地開始玩弄起小穴。

「啊、啊嗯…………
「喂喂,別把聲音憋住啊。不讓身為主人的我興奮起來可不行喔,給我好好地叫出來」
我壞壞地命令著。

「遵命,主人。啊啊嗯!呀!要去了!啊、啊啊啊!
大聲地叫著,一邊捏著乳頭一邊玩弄著陰蒂的清彥,羞愧地滿臉通紅。
眼眶充滿了淚水。

「啊!哈哈哈!雙葉,做的很棒喔。稍微在誘惑一點看看吧?」
清彥愉悅的表情因屈辱而扭曲。

不管是我還是清彥,都會因為女生而興奮起來。
但是我也不能央求青葉或若葉自慰給我看。

「哈哈哈,淫亂的雙葉女僕,不管是誰看到妳現在這樣子,都不會認為你是伊達財閥的繼承者-伊達清彦吧?喂,在色一點。妳現在這樣有哪個男生想侵犯妳啊?

如果對方是清彥的話這種命令說出來也沒關係。不僅兼顧我的愛好與目的,實在是一舉兩得啊。清彥,讓我更加地享受吧。

「主人,我相當抱歉。咕嗚!啊、啊啊!呀啊!這、這樣您覺得如何?
清彥把下體朝著我這邊,更加用力玩弄著因充血而膨脹的陰蒂。

自己的行為完全違背自己的意志,那張臉因恥辱而滿臉通紅著,現在更帶著哭腔地大聲叫著。

「喂喂,胸部怎麼停了下來?雖然這不是妳原本的身體,不過乳頭根本沒有挺立啊。對了,吸自己的乳頭看看吧?妳試試看」

「好的,主人」
清彥抬起自己的乳房,拼命彎著頭試著想吸到胸前的兩顆草莓。

好不容易碰到了尖端,清彥為了不讓乳頭離開嘴而拼命含著。
「嗚、嗚嗚!嗚嗚

「哈哈哈哈,雙葉。小心別把自己的乳頭咬壞囉,咬壞的話主人我等下就不能玩了」
我拍著手大叫著。

「好、的,主仍,嗚
清彥委屈著一手玩弄著下體,另一手捏著乳頭,另一邊的乳頭則拼命地用嘴含住。

自慰秀就這樣持續了一陣子,高潮過不知幾次的清彥,精疲力竭地等待著我最後的命令。
我壞笑著脫下了褲子,對著清彥朝向我的下體把棒棒插了進去。

「啊!啊嗯!呀……、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嗯……
雖著我腰際的活動,清彥小小地悲鳴在安靜的房間中迴盪著。

「雙葉,感覺如何?跟母狗一樣從背後被棒棒插入的感覺怎樣?」
「啊、啊嗯,能帶給主人愉悅是我無上的……榮耀。嗚
清彥無力地說著與心理完全相反地話。

「這樣啊,對了。就讓你再更高興吧?」
說著我便拉起清彥撐在地上的雙手。

「哈嗯!!呀、裡、裡面……啊、啊嗯……
由於手臂被我拉著使得上半身向後仰的關係,讓我的棒棒進到了更加深處。

「如何?身體被限制住被男人征服的感覺如何?」
「女人被男人征服是理所當然的事……、啊嗯、啊嗯……
清彥隨著我腰的進出而發出可愛的悲鳴。

「嗯,沒錯。女人是男人的寵物不就是你一貫的主張嗎?好,我允許你現在可以說出你的真心話」
我拉著清彥的手腕禁錮她的自由後加以命令道。

「放開我,沒有比被男人侵犯更加屈辱的事了!呀、啊、啊、啊啊啊!主人,請還我原來的身體!啊、啊、啊……我不想被別人支配……呀、呀、呀嗯!人家可是男人。才沒有被男人強姦的興趣……啊、啊啊嗯!
因快感而扭曲的臉蛋,清彥向我哀求著。

「哈哈哈。這就是你的直心話啊,雙葉?原來心裡是這樣想的啊?好,現在用男生的口氣回答看看」
「放開!我不是女僕也不是性奴隸!呀!呀、呀!趕快把這噁心的肉棒拔出來!還有放開我的手
聽著清彥的話語,我更用力的拉著清彥的手腕使得腰拱得更仰,然後加強了進出的力道。

「呀!!更裡面了、痛、痛、不要!
「唉呀?雙葉不喜歡女生的快感嗎?」
我看著清彥的臉蛋邪邪地笑著。

「男人怎麼可能享受女人的快感!我喜歡侵犯別人,不喜歡被別人侵犯、呀!
我把清彥的身體拱到最仰後然後放開。
因為反作用力使得我的棒棒脫離清彥,清彥的臉直接撞上枕頭。

「嗯,越來越有趣了呢。那麼雙葉,你跟以前一樣躺著,把打開腳。就是這樣,用手指把穴穴撐開準備接受我的棒棒」
「主人,這樣可以嗎」
反抗的臉蛋為了迎合主人的喜好回到了軟弱的臉色,清彥把自己的腳打開,把穴穴撐開準備好接受我棒棒的進入。

這膽怯的臉激起我S的內心。清彥照著我所說的做好準備,準備讓我侵犯。感覺心情真是相當爽快。

我握著清彥曾有的粗大的肉棒,瞄準清彥的小穴一口氣頂了進去。
「呀啊啊!」

「怎麼拉,雙葉?區區一個性奴隸怎能因為這種程度就叫出來呢」

「主人、相、相當抱歉。請原諒不成熟的雙葉
清彥死命道著歉

之後我用著言語戲弄清彥、玩弄她的身體、繼續凌辱著。

「嗯,我滿意了。雙葉,你可以回去了」
我穿回衣服對著累躺在床上的清彥說著。

「謝謝主人」
清彥慢慢從床上下來,準備穿回掉在地板上的內褲。

「喂喂,雙葉。在主人面前穿衣服是什麼意思?」
「啊,主人,相當抱歉!」
說完後清彥慌慌張張地撿起地上自己的衣服後,裸著身體跑回去。

現在的清彥連反抗的想法都沒辦法自由的表達,想必心裡一定相當地憔悴。
事情很順利。從以前因為被溺愛而精神不穩定的清彥,何時墮落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嘿嘿嘿,清彥。之後我會讓妳自己選擇你自己的未來的」
我看著清彥走出的那扇門,獨自說著。




               *

老爺之後回國了,即使別的人回到了宅邸,清彥也做不出對我不利的事,只能以雙葉女僕的身分持續跟著我。

老爺也注意到我有些改變了。以為那好吃懶做的清彥突然萌生了身為伊達家後繼者的自覺,反而覺得高興。

剛開始也有注意到變成我的清彥有些怪怪的,但在我和青葉她們的慫恿加上清彥本身的哀求下,最後拔擢成為我愛愛專用的女僕。

剛開始老爺不太願意,不過看到清彥獻身對我侍奉的態度後,也答應了。現在的清彥是我名符其實的性奴隸。


就這樣不知過了多久,某日我把清彥叫到我的房間。


、主人,有何吩咐
累積相當多經驗的清彥,怯怯地進到了房間。
接連幾日斯巴達式的教育,使得她相當憔悴。

「我叫妳來沒別的原因。妳最近好像能完美地身任女僕的工作囉」
「是,這都是若葉小姐與青葉小姐教導的成果」

「嗯嗯,已經夠了。作為我的性奴隸也累積相當多的經驗了。妳脖子上那個項圈是怎麼回事?」
「早上,若葉她們為了獎勵我有好好地服侍主人而給我的禮物。項圈的鑰匙在這裡」
說完清彥從自己的口袋掏出項圈的鑰匙,雙手捧給我。

「這樣啊,那這鑰匙就交給我處理了。雙葉已經變成了很乖巧的性奴隸了呢,相當不錯」
我笑著把從清彥拿到的鑰匙收進抽屜。

「能讓主人開心,是雙葉我無上的光榮」
清彥說著便恭敬地彎下了頭。

「現在感覺如何?我容許你說出真正的想法」
「原諒我吧。在這樣下去,我會連內心都從女僕……變成性奴隸的」
清彥憔悴地看著我。嗯,精神折磨地差不多了。

「啊哈哈,說什麼話?雙葉不是早就是我乖巧的性奴隸了嗎?爸爸媽媽都承認你是我愛愛專用的女僕了喔?這不是妳的願望嗎?多虧了妳,我也不在對其他女僕伸出毒手,爸爸對這也很高興喔」
連爸媽都不曉得那悲慘的女僕其實就是他們的兒子。

「怎樣?現在還有違逆的意思嗎?」
「我不會再違背主人的話了,所以讓我……
清彥面露憔悴地哀求著我。

「妳以為就這樣就能一筆勾銷你之前的所作所為嗎?人類不就是那種好了傷疤便會忘了疼痛的動物嗎。即使現在反省了,你之後有朝一日也會下定決心像我們報復的吧」
「我才不會……

「不過呢……我也有些獎勵要好好犒賞妳」
說完我便走向廚具櫃拿出一瓶藥放到了桌上。

這是?
清彥看著桌上的瓶子問到。

「我給妳決定要不要喝」
「這不是……變回去的藥對吧?」
清彥跪著端起瓶子,仰著頭向我尋求著答案。

「還是有點學習能力的嘛。沒錯,這不是變回去的藥」
「那這是什麼?」

「這是消去記憶的藥。學會的技能會保留著,但是會忘記有關於自己的所有事,算是很方便的東西」

我說出來的話讓清彥感到相當害怕。
「所以這是要做什麼……

「現在的生活很辛苦對吧?喝下這個就會忘記以前身為伊達清彦的記憶,然後以雙葉的身分作為性奴隸生活下去。如果還持有著男生的記憶,這地獄般的生活就不會結束對吧?喝下這個就能夠自然地接受這個環境,也會過的比現在愉快吧?
我壞笑著窺視著清彥的反應。

「會失去身為伊達清彦的記憶……
清彥看著藥瓶喃喃自語著。

「沒錯,對你來說那些都是無用的記憶。因為那些記憶會干擾工作效率。消去的話精神上也會比較快樂,而且青葉和若葉也就沒有在欺凌妳的理由了……

「喝下這個妳心靈的枷鎖就會消失,成為單純的性奴隸女僕。全心全意地侍奉主人,並追求著女生的快感喔。這也相當不錯吧,雙葉?」
我如同惡魔般在清彥的耳旁溫和地誘導著她墮落。

清彥沉默地看著藥瓶。

「這不會過期所以妳可以慢慢決定。如果忍受不了的話就喝了他吧。不過我可不允許妳因為生活太艱辛而擅自自我了斷喔」
我在看著藥瓶的清彥耳邊悄悄說著,封死他以死解脫的選擇。

然後一心看著藥瓶的清彥的選擇是……


EN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