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6日 星期日

離婚協議書


翻譯已取得作者同意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我會把連結給作者,有想要對作者說的話可以留言在下方。

作者: teru



「我們離婚吧
某天下午,我和女生朋友們出去逛街,回家後,身懷六甲的雙葉劈頭跟我這樣說。

「蛤?妳剛剛說什麼?」
我把手上的書包丟在沙發上,坐到已準備好晚餐的餐桌前的椅子上,抬頭看著站在旁邊的雙葉。

我和雙葉已經結婚了,但我們還只是高中生。
之前我們不小心搞出人命了,逼不得已只好以結婚了事。
照常裡說我們本應該被退學的,不過仗勢著我爸是當地的資產家,倚靠著權力把事情壓了下來。

「難道清彥不愛人家嗎?」
「唉,雖然妳很可愛我也不是很討厭妳,不過沒有到非常喜歡的地步。爸爸怕妳墮胎叫我負所有的責任,我也是迫於無奈才娶妳的」
我不滿地坐在椅子上,單手撐著桌子,夾了點雙葉做的晚飯入口。

雙葉很可愛,又很會做飯,這些我都同意。不過年紀輕輕就被女生束縛實在讓我喘不過氣。
雖這麼說,雙葉還有個很嚴格的父親,所以雙葉懷孕後,他爸爸相當地生氣,還甚至與她斷絕父女關係並把她逐出家門。
最後,雙葉淪落到每天放學後只能直接回家為我打理日常生活。
而我則繼續每天與其他的女孩出去逛逛後才回家。
有時候我會跟其他的女孩在外面上完床後才回家。多虧有了雙葉這前例,我每次都有好好地做好避孕措施。
以上是些閒話家常。

「我真的很愛清彥,但老公不愛老婆,你不覺得對老婆有點太無情了嗎」
說完便拿出一張紙放到了桌上。

「這是什麼?」
我把桌上的紙拿起來端詳著。

「很簡陋阿,是妳自己寫的嗎?」
紙上用很秀氣的字寫著「離婚協議書」。下面用著更小的字體寫著「雙方同意離婚」旁邊還有兩欄姓名欄。
其中一個已經寫上她的名子了。方格也是用手畫的嗎?還畫的歪歪的。這傢伙有看過真正的離婚協議書嗎?
「今天,我從學校回家時遇到一群小女生們肚子餓地坐在我們家門前,我給了她們點點心後,這張是她們給我的回禮」
這是哪門子的辦家家酒?不如說這傢伙有沒有點常識阿?

「好啦,在這裡簽上我的名子,這樣你滿意了嗎?」
我從書包中拿出鉛筆盒,拿出原子筆在上面簽字。反正戶政事務所也不會受理這種破爛。

簽完後,雙葉的嘴角稍微緩和了些。
「謝謝,這樣一來就能夠建構出一個幸福的家庭了」
「恩?這好像有點矛盾……
這時,雙葉拿著的紙發出了亮眼的光線,我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識。



               * * *  

「清彥,起來囉」
不知何時我趴在桌子上,有人在旁邊搖了搖我的身體。

「恩……、啊啊、我、睡著了嗎?
我抬頭看看是誰一直搖著我。

「你、你是?!
那張臉我一臉就能認出。
那是跟了我18年的我的臉,我怎麼可能忘得了。

「我是雙葉阿。不過現在是一條清彦了」
雙葉說著話邊用著我的臉擺出絲毫不擔心的笑臉。

「什麼?」
我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看著自稱為一條清彦的男子。站起來時感覺到胸部的違和感與肚子的重量而跌回椅子上。

「這是什麼……
「清彥,不能這樣阿。這樣亂動的話會驚動到肚子裡的寶寶喔」
雙葉說著雙手溫柔地按上我的肩。

「肚子裡的是……寶寶?!」
低頭看著我的肚子,現在的我穿著連身圍裙,感覺到肚子鼓鼓地。

「清彥也真是的,要好好珍惜從一條雙葉那得來的身體喔」
雙葉說著伸出手溫柔帶有愛意地摸著我的肚子。

我是雙葉?
「沒錯。從今天開始清彥就是雙葉了。是身為老公的我最愛的老婆喔」
……現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搞不清楚狀況。是我在做夢嗎?那還真是個真實的夢,而且捏捏臉還能清晰地感覺到痛覺。
……怎麼了?說明一下」
我整個呆掉了,只能擠出剛剛那些話。

男子溫柔地搭著我的肩膀,開始解釋起來。
「人家是這樣想的。為什麼清彥不愛人家呢。如果我是老公的話,一定會很珍惜老婆的,也一定會好好愛我們的寶寶的」
「所以我們不是結婚了嗎?」
「但是清彥每天都和別的女生出去玩,完全不在意人家的事情」
「雖然妳臉蛋和身材都不錯,但是太嚴肅了一點不有趣。雖然認真並非不是一件好事,但是女生這樣不覺得有點無聊嗎?每天都和妳在一起我感覺都快要窒息了」
我說完便撥開雙葉搭在我肩膀上的手。

「即使這樣也沒關係喔。因為我很珍惜清彥阿」
雙葉說完再度從背後抱住我,撫摸著我大大的肚子。

「玩笑就到此為止,夠了吧。快讓我變回去」
我身體往後靠抖落雙葉的手,並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和雙葉對峙著。

「沒辦法。當兩人在那張紙簽上名字後便沒辦法變回去了」
雙葉說著指了指置於桌上的紙。

「這種東西怎麼可能有效!」
我一把抓起桌上的紙並把它撕碎。

「這張紙現在單單只是張紙。撕掉也沒用了。它已經發揮它的效力了」
雙葉用著我的臉微微笑著。

「妳想怎樣!身體交換之後要我們怎麼生活下去阿!」
「這點你可以安心。我們並不是交換了身體,而是靈魂。因為才剛交換,所以帶了點之前身體的記憶過來。很快地精神就會習慣現在的身體了」
雙葉說著,用食指敲了敲自己的頭。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我馬上就會變成真正的一條清彥了,而清彥則會變成真正的雙葉我」
……我還是不懂」
我現在還是完全沒有一絲頭緒。

「也就是說,到最後只剩下靈魂還是我本身,而性格與記憶都會變成清彥的性格與記憶。而清彥則會接管位於我腦中所存在的性格與記憶」
「什麼!?也就是說……
我現在才意識到事情的可怕。

我沒有我的記憶了!雖然我還有著身為一條清彥的自覺,但是我現在只能記得幾小時前的記憶。
放學後和弓香到電動中心……之後到旅館稍微休息後回到家。到這裡為止我還記得很清楚。但是更早以前的記憶……
例如,今天的午休。我寂寞地目送我自己與朋友們高興的到食堂吃飯,一個人頂著大大的肚子吃著自己做的便當。
早上……匆匆忙忙地確認家裡的門有確實鎖上,穿著孕婦裝外面套著制服的出門追趕著早早出門上學的我的身影。
在學校裡,無論男女老師學生,都遠遠地用著好奇的眼光看著懷孕的我,並說著悄悄話……
這些是這身體原本的記憶嗎?

相反地,我從出生開始以來的記憶完全都想不起來。
我上的小學叫什麼名子?國中時候有誰和我同班?
我還記得父母的臉。在我入籍之前我有和他們打過照面。母親以厭惡的眼光看著我……不對!這些是雙葉的記憶!
我之前交往過的女孩子?第一次抱的女生是……
一條清彥之前曾溫柔地抱我。我把我的第一次獻給了他,他也是我一直以來都一直喜歡的男孩。當我們結合時,那時我真的非常高興。不對!這些都是雙葉的記憶!
也就是說、我……現在身體與心靈都要完全變成雙葉了嗎?我感覺我臉色非常地蒼白。

「好像理解了呢。人家現在身為雙葉的記憶也忘得差不多了。很快地我身為雙葉的記憶全部都會置換成我身為一條清彥的記憶」
「妳到底在想什麼!這樣做有什麼意義嗎!」
我雖然想揪起雙葉,不過身體意識到我現在身為女生又是孕婦,身體就動不了。

「意義嗎?意義是有的。即使清彥的身體吞噬了人家了靈魂,人家的靈魂依舊存在於清彥的身體裡面喔,所以人家會變成愛著一條雙葉的一條清彥。懂嗎?身體會被的靈魂所影響,雖然忘記是誰跟我講的,不過也就是身體會被充滿愛的靈魂所包覆這樣的感覺吧」
雙葉用我的身體微微笑著。

……怎麼會」
現在我的頭腦內正印證著雙葉的話語。記憶裡我請了能夠使用神奇能力的女孩子們吃了我烤的餅乾後,她們像我說明著剛剛雙葉跟我訴說的內容。
那張紙擁有的神奇的能力,雙葉說的這些話都不是假的……

「沒關係的,清彥就照我說的把靈魂也溶進一條雙葉的身體裡吧」
「騙人的吧……
「啊、對了,清彥的性格也會繼承下去,雖然不知道這是不是壞的影響,不過那時請原諒我喔
我呆然地看著地上撕碎的紙。現在腦中理應不存在的雙葉的記憶正替換著我的記憶,並開始侵蝕我的靈魂,我又再度失去了記憶。



               * * *  



「雙葉,快點。妳真的很慢耶
我的老公清彥催促著我。

「不好意思,因為我要頂著肚子……
我抱著日漸增大的肚子向清彥道著歉,穿上了外出用的鞋子。

「今天是最後一天去學校了。明天妳就要在家裡好好待產了,今天就撐著點吧」
「好,我知道了」
穿完鞋後,我走向在玄關外等我的老公。

今天是最後一天去學校上學。因為小孩快要生了所以要辦理休學,不過沒有要復學的打算。生小孩加上帶小孩至少要花上一年,而且我又沒有清彥那樣的家世,帶著小孩去上課大家是不會認可的吧。
而且復學後也超過二十歲了。再加上課也差不多忘光了,我實在沒有自信能夠趕得上進度。
所以,我的高中生活就到今天為止,以後一生就要以清彥的妻子的身分活下去。
清彥的妻子阿……清彥能夠一直愛著人家嗎?不安湧上了我的胸口。

「清彥……老公?老公愛我嗎?」
我呼喊著走在我前面一點的清彥。

「嗯?如果不愛的話我怎麼會跟妳結婚呢?妳是聽到什麼謠言嗎?我一生的伴侶就只有妳喔」
清彥轉過頭生澀地回答我。

也是,清彥最近都沒有跟其他女生出遊,放學都直接回家,還比起以前更加的疼愛我。現在也放慢腳步配合著我的步伐。
我摸摸我的大肚子,柔聲地對寶寶說話。
「乖乖。我和妳都被爸爸所愛著喔。我會努力把妳生出來的,所以妳就安心地出來吧」
「做什麼呢?快點跟上!」
老公督促著我。

「不好意思~」
不知不覺停下腳步的我,慌慌張張地趕上前面的老公。

「我說妳阿,我剛已經說非常地愛妳了,那妳又是怎樣呢?」
「耶?」
「聽到我說愛妳之後,有沒有很幸福阿?」
老公背對著我向我問著,我帶著笑容地回答。

「嗯,我也很愛你。能夠生下我最愛的老公的寶寶,我覺得非常的幸福」
我再一次帶著最燦爛的笑容,朝著老公回答著。

之前,3位魔女們為我製作了「離婚協議書」
我雖然有使用過的記憶,不過那時記憶有點模糊,所以沒辦法保證我們的靈魂是不是真的交換了。
老公在那張紙簽完名後,我就失去了意識。
十分鐘後,我們依舊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試探性地向老公問著地上那些撕碎的紙,他回答「這是誰開的玩笑呢?」後便呵呵笑著。
最後,不知道那離婚協議書有沒有發揮它的功用。
但是,從那之後,老公一直對我很好。

現在那東西是真是假都無所謂了。至少我知道那東西成為了變成現在這種狀況的轉機。
雖然我不知道那時賜給我轉機的那3位可愛的魔女在哪,不過我非常感謝她們。




               * * * 




「姊姊?妳在做什麼呢?」
打扮成魔女模樣的小女孩向著打扮與她很相似地少女問著。

「日文好難阿。為什麼會有人用這麼複雜的文字呢?」
姊姊回應著。

「姊姊怎麼啦?字典?」
介於兩女孩年齡之間的少女在旁邊看著姊姊閱讀著字典。

「就是阿。之前我們不是有製作一份離魂工具給請我吃點心的姊姊嗎?我對那說明書說有點在意就去查了下日文的漢字,沒想到用的是這麼難的字」
大姊說著翻開厚厚的字典指著。

「哇,這個字我不會寫!」
最小的妹妹看了看字典叫著。

「即使是我也不會寫阿」
大姊聽到後笑了笑。

「不過只要在紙上寫上名字,功能就會發動了,根本不用添上多餘的東西阿,而且那大費周章寫的說明書就當作服務就好了,不用那麼在意啦」
「對阿。上面不是還寫著『離魂協議書,兩人同意離魂』如果兩人不清楚,交換靈魂的機制根本不會啟動,所以我覺得多餘的說明也不需要
「好像也是,不想要交換靈魂的話不要簽名就好了,既然紙上已經有寫了,就不會不明不白地簽上自己的名字吧」
姊姊也贊同妹妹們的意見。

「那個姊姊阿,現在變成了會好好疼愛老婆的老公了。老公則是變成了被那姊姊愛著的老婆,她們一定過得很幸福的」
「對吧~我們不用擔心她們啦」
「對啊對啊,比起這個裝扮大會快要開始了吧?走啦」
妹妹牽起姊姊的手。

「對喔,那麼我們走吧」
姊妹三人手勾手地走出了房間。


               E N D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這邊可能有人不太懂,所以我在這邊解釋一下。
日文的離婚與離魂,音是一樣的都為リコン文章直到最後才有漢字。
因此男主角一開始以為那是離婚協議書所以就草草地簽了下去。
殊不知他簽下的是萬惡的離魂協議書阿。
導致這樣的結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